<form id="rbrfd"><form id="rbrfd"><nobr id="rbrfd"></nobr></form></form>

          <address id="rbrfd"></address>

                  鄭州興潤印刷
                  移動服務電話13838373708
                  當前位置:首頁 » 新聞資訊 »浙江一紙箱廠被拆折射出諸多紙箱廠的現實命運

                  浙江一紙箱廠被拆折射出諸多紙箱廠的現實命運

                  來源:本站 發布日期:2018/12/13 點擊次數:3240

                    在深入推進“三改一拆”工作中,歷史違建因其復雜的歷史原因,往往成為處置過程中的一個老大難問題。日前,仙居縣南峰街道下新屋村的村民向記者反映,該村有一家違建紙箱廠,生產經營十多年。在村民們反映兩三年后,2018年11月16日,當地街道組織人員對其進行拆除,可是只拆除了一部分。余下的紙箱廠,仍在正常生產中。這究竟是怎么回事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浙江臺州一紙箱廠被拆了一半

                    近日,根據村民反映,記者找到南峰街道下新屋村帕塘自然村的一家紙箱廠。走進紅色磚石搭建的簡易廠房,里面傳來機器運作的篤篤聲。該名工人告訴記者,這個紙箱廠是租用村民個人土地造起來的廠房,已經在村里經營了十多年。是不是違建,她并不清楚。然而,記者在現場看到,大門南側的圍墻有被明顯拆過的痕跡,廠房西面空地上也殘留著一堆碎石磚瓦、竹子以及拆除的藍白色鐵皮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村民們說,半個月前,南峰街道對該處紙箱廠進行過拆除,但只拆了其中一部分。 

                    為何拆一半留一半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仙居縣南峰街道城建辦副主任陳澄非:“它其實也是一次整體拆違的一部分,拆的時候我們是區分現行違建和歷史違建,它那個現在沒有拆完的房子,其實是它村里面一直存在的村里面的公房,權屬是屬于村集體的。違建性質屬于歷史違建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  陳澄非說,在11月16日當地組織的集中拆違行動中,按照分類處置原則,街道拆除的那部分,是該紙箱廠今年新增的違建,而余下這棟,屬于歷史違建,對此,同時參與拆除行動的南峰國土資源分局也給出了同樣的說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從土地利用規劃圖上,記者看到,該紙箱廠所在地塊雖然是村莊建設用地,但紙箱廠在使用該地塊時,并沒有辦理相關用地審批手續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然而對于拆除的那部分,記者從村干部口中聽到了不一樣的說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仙居縣南峰街道下新屋村村委會主任應偉強:“可能您聽的時候有點出入,或者是人家描述的時候有點出入。出入的地方是指,該拆的以及留下的那棟,都是違建,同時建成的?!睉獋姷囊馑?,拆除的那部分和余下的這棟廠房,是同時建成的,都是歷史違法建筑,而村支書郭躍進又給了記者第三種說法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仙居縣南峰街道下新屋村黨支部書記郭躍進:“一部分是當年一起建的,一部分是后來改造什么東西這樣子弄一弄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  按照村支書的說法,拆除的那部分,既有新增的違建,也有歷史的違建,而對于為什么只拆了一部分,郭躍進表示,“這個是當年一起搭的,因為這部分好拆點,余下的這部分有機器在里邊,一下子不好挪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  紙箱廠被要求12月底前搬離

                    那么,余下的這部分違建,接下來又將如何處理呢?

                    仙居縣南峰街道城建辦主任李世立:“余下的建筑是村集體的,現在讓紙箱廠搬掉?!?/span>

                    據調查,該紙箱廠所在的地塊,是屬于下新屋村村集體的,分給各家各戶曬谷場來使用。2000年前后,書記郭躍進向村民租用該處場地,蓋起了廠房,辦起了自己的工藝品廠,當年建廠時沒有相關的審批手續。郭躍進表示,該廠房并不屬于村集體,2009年,他以兩萬塊錢的價格,轉給現在的紙箱廠,所以該廠房應該是屬于紙箱廠的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對于這個違建的紙箱廠,到底出入處置,各個部門開始時意見分歧比較大。以增加村集體經濟收入的名義保留該建筑,應偉強說,這不是村委會的意思。然而,在10月28日該村召開的兩委會議紀要中,記者看到這樣一段話:紙箱廠屬于違建,應當拆除,又考慮到村集體經濟缺乏,為提高集體收入,應當采用紙箱廠原址進行違建后招投標,面向全縣人民價高者租用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郭躍進表示,拆掉有點可惜,從環境綜合整治角度來說,現在大勢所趨也應該拆除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因為各方意見不一致,該紙箱廠的處置也一直沒有進展,據介紹,今年上半年開始,當地街道就一直在催促該紙箱廠搬離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10月28日,經村兩委會上癮,決定對該紙箱廠進行斷電至12月31日,讓其搬離。但是,村委會表示,紙箱廠自己把電推回去了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直到11月16日,在街道組織的集中拆違行動中,該紙箱廠被拆除了一部分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采訪的最后,對于余下的這部分違建,當地街道表示,要讓紙箱廠今年搬離并拆掉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大批紙箱廠被停產、被拆除的命運無法改變

                    這家紙箱廠的經歷,折射出當前國內諸多小紙箱廠的正在或即將面臨的命運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中國經濟進入從數量增長型向質量型轉型的新時代,也就意味著大量的過剩產能將不得不被強制淘汰。而稅收貢獻少,管理難度大,而且存在污染的“散亂污”企業,無疑成為關停的首選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所謂的“散亂污”企業,是指:不符合產業政策,不符合當地產業布局規劃,未辦理工信、發改、土地、規劃、環保、工商、質監、安監、電力等相關審批手續,不能穩定達標排放的企業。散:不符合當地產業布局規劃,沒有進駐工業園區的規模以下企業。亂:不符合產業政策的企業,應辦理而未辦理相關審批手續的企業,存在于居民集中區的企業、工業攤點、工業小作坊。污:無污染防治設施或污染防治設施不完備、不能對產生的污染物進行有效收集、無組織排放嚴重的企業,污染防治設施不具備達標排放能力的企業,沒有治理價值的企業,不能實現穩定達標排放的企業。

                    想想去年的“散亂污”整治,無論是京津冀,長三角,還是珠三角,環保風暴所到之處,工廠關門,工人失業,哀鴻遍野,中國的“散亂污”紙箱廠有數以萬計,政府想要啃掉這塊硬骨頭,必然是不會再給此類企業生存空間。因此,對一些無審批、亂排污的作坊式紙箱廠來說,未來被拆除、被停產的命運可能無法改變。

                  上一條: 沒有了
                  下一條: 國家新聞出版署對這26家單位給予表揚

                  營業執照公示信息

                  亚洲国产av玩弄放荡人妇系列
                  <form id="rbrfd"><form id="rbrfd"><nobr id="rbrfd"></nobr></form></form>

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<address id="rbrfd"></address>